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 航空 >

梵谷「卧室」之我见

2019-05-07 12:32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诗人为独身且独居的梵谷虚拟了一个家,却反而让我们更进入梵谷忧伤和寂寥。

这房间有两个椅子

两个都是素朴的木椅

性别不明

年龄不明

两个材料相同

左边的椅子

比右边的椅子更大人样

也许左边是哥哥右边是妹妹

椅子和椅子之间有桌子

桌子有着消瘦的脸

椅子和桌子之间

没有恋爱关係

有父母和子女关係

桌子是椅子们的母亲

这房间最突出的是床

几乎佔房间面积的一半

两个椅子和桌子合起来

远不如床的体积

床并不以己身巨大

而特别觉得羞耻

椅子和桌子立着

床躺卧着

身体情况不好

「坚强起来爸爸」

「坚强起来你」

忧心忡忡看着床的

母亲和两个孩子

丈夫来日不多

身上渗出的血

把地板染成不祥的颜色

妻子抱着水瓶和玻璃杯

準备好临终喝的水

墙上挂着大布

是为了覆盖父亲的遗体

自己来做这件事

哥哥这样秘密决定

小妹妹什幺都不明白

沉默地挨近父亲

画了这幅画的画家

后来在麦田枪击了自己

画了这幅画的画家

一生无成家之幸

这房间的床

颜色跟麦田相似

这房间的墙

颜色跟麦田上

伸展的天空相似

译注:平田俊子,1955年生,日本当代极受瞩目之女诗人,现住东京。着有诗集《诗七日》、《宝物》等七种,并有小说集、剧本集、散文集等多种。2008年,曾受邀来台参加太平洋诗歌节。这首〈梵谷「卧室」之我见〉是一首读画诗(Ekphrasis),以梵谷(1853-1890〉死前两年(1888)画作《卧室》为题材。能从一幅画看出如此动人的情节,让人不得不佩服诗人「看图说故事」的功力:细腻的观察力和丰沛的想像力。在这首诗,平田俊子以拟人化手法将画中的家俱摆设想像成天伦景象:两张「椅子」是两兄妹(左手边较大的那张是哥哥,右边较小的那张是妹妹),椅子之间的「桌子」是他们的母亲,佔据大半画面的「床」是卧病在床、来日无多的父亲;床上红色的被褥是父亲身上渗出的血,红褐色(似斑驳的血迹)地板散发出不祥的预兆。桌上的杯瓶是母亲为临终的父亲所準备的饮用水,墙上的布则是用来覆盖遗体的裹尸布。诗末,诗人点出画中的床和墙的色调与梵谷自杀前的最后一幅画〈麦田上的鸦群〉的某些部分相近,似乎暗示对家的想望或许深藏于梵谷的潜意识之中。诗人为独身且独居的梵谷虚拟了一个家,却反而让我们更进入梵谷忧伤和寂寥。

(中国时报)


上一篇:接不了地气 抓不住顾客的心
下一篇:葵花与鬼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上一篇:接不了地气 抓不住顾客的心 下一篇:葵花与鬼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2-2019 2628彩票注册链接_2628彩票开户地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