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 航空 >

葵花与鬼

2019-05-07 12:4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北中原的向日葵只是阳光的驿站。大片大片阳光聚集在葵盘裏,栖息,第二天从葵盘上出发,又要远行。世界上远行的阳光最后都要消失,它已经不能返回太阳。向日葵成了大地上阳光的翻版,一版一版,涌向更辽阔的北方。

每年春天,在北中原田野我都要种植几棵向日葵。我少年时种下的葵花枝茎粗大。向日葵是乡村裏最大的花朵。我们这裏叫「照裏葵」。像一个男人的名字。姓赵。

在乡村小学,我最早唱一支歌,就是「我是公社向阳花」,当时像唱诗班的信徒一样不知道歌词。后来才知道,向阳花就是「照裏葵」,北方叫朝阳花,南方叫望日莲。统一后叫向日葵。

2002年秋天,我在东北大地旅次,我看到苍茫的空间骤然出现一大片葵花田,一望无际,像摊开的炉火,随着火车开始奔跑。只有辽阔的大地才配开有葵花。同座的一位姑娘说,俄罗斯就把它当作国花。我不免遗憾,这幺多年裏,瞻前顾后,中国就没有选定出来自己的一种国花。

向日葵开在我们村裏成了「村花」,开在我家就是「家花」。北中原的向日葵只是阳光的驿站。大片大片阳光聚集在葵盘裏,栖息,第二天从葵盘上出发,又要远行。世界上远行的阳光最后都要消失,它已经不能返回太阳。

向日葵成了大地上阳光的翻版,一版一版,涌向更辽阔的北方。

我曾经观察过北中原田地裏生长的向日葵,它真是回绕着太阳走动的大地花。花盘初开时,随着太阳从东向西转,等太阳下山,黄昏来临,花盘又慢慢回摆。几天之后,花盘盛开时,它就不再转动,固定一面,最后面朝东方。我就想到向日葵最是文学裏的那种「拟人」,它的花语是「沉默的爱」。它是暗恋,注视着你,崇拜着你,只是不语。难怪在一个狂热年代,它能达到登峰造极。朵朵葵花向太阳。我少年时在学校编写版报,班裏有几个学生就得画几朵葵花。我们都是小葵花,毛主席才是大太阳。大地上的葵花被人为地在摆治愚弄。

葵花一身是药。花盘水煎服,竟可治头疼、头晕。葵花自己随太阳旋转却不头晕,竟要治疗别人,可见它最清醒,头晕的终是人。

有资料说向日葵明代才引入中国,最早的《群芳谱》一书裏说的「丈菊」就是葵花。也是说葵花和宋以前的诗人都无关係。苏东坡没有磕过葵花籽,白居易也没有磕过葵花籽。蒲松龄却磕过葵花籽。

在我的葵花记事薄裏,再后来,葵花果然与「鬼」有了联繫。

我刚上班时18岁,在一个乡村营业所的院子裏住,一同住的还有另外两位青年光棍同志,我也属于其中「一棍」。院子大,空旷静谧,是植物的世界。这一年秋天,我在院子裏种的几棵向日葵有一棵竟高达三米,茎上布满粗粗硬毛,花盘硕大,快长熟了,裏面葵子却逐渐减少,一片一片,像被人偷吃。一问另外「两棍」,竟都不承认。

这一段日子裏,接着发生更奇怪的事,每到夜半时分,院子裏的那道晾晒衣服的铁丝会无缘无故响起。到第三天,我闭着气,铁丝再响时,猛地把门拉开,开门看时,空无一人。

月夜无风,每夜都是这样,就有点蹊跷了。那时我正在灯下看刚出版的《毛选》五卷,同时还偷看《聊斋》。蜡烛光在狐狸精的行间穿来穿去。再往深处一想,心裏就有一点发怵。

我把这一现象悄悄告诉临屋同伴,他脸一白,断定说:可能是鬼。

一怔。我知道他是在吓唬我。

他说他也知道困惑这一现象,只是没敢先给我说。我刚上班,怕吓着我。

鬼倒不怕,只怕有歹徒盗窃营业所公款,那就失职。基层金融部门不断有这案例。当时青春热血,刚写过一份入党申请书,知道世上无鬼。于是两人壮胆,就嘻嘻哈哈约定,说要捉鬼,油炸下酒。

定在这天黄昏,心裏想着这事,就把酒慢慢喝到半夜,门外面还没有动静,于是,闭窗,熄灯,伏在玻璃窗后要看个究竟,窥鬼。树梢上驮有月亮,院子一片银白。想想,竟有一丝发怯,世界上本没有鬼,可万一有出乎意外之相呢?
上一篇:梵谷「卧室」之我见
下一篇:穿越时空100年 达人带路出发啰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2-2019 2628彩票注册链接_2628彩票开户地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