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 经典 >

我见我思-病即是罪

2019-05-11 12:4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为了阻挡「癌症重症儿童之家」,锦安里的一位邻长说出「癌症不会传染是骗人的」、这样没常识的话,果然引起众怒;只是,常识总可以明辨,但疾病隐喻的微妙运作,才是真正难以破解的。

没有隐喻,我们可能都言语乏味,甚至失去讲述能力,想想看,马英九如果不用「毒瘤」两个字,如何形容林益世的贪腐;要形容蚊虫滋生的废弃地下道,还有什幺「都市之瘤」适合。

但是隐喻总有其风险,已故的美国文化评论家苏珊桑塔格说,没有比赋予病意义(必然是道德意义)更具惩罚性的事了;推动桑塔格写《疾病的隐喻》背后的动力,正是她罹癌时,深刻的感受到罹癌者被汙名化的处境。

她比较肺结核、癌症两种疾病的想像,结核病代表十九世纪的负面想像,癌症则背负着二十世纪的阴暗层面,既是汙染、也是畸形成长,有时候可能是道德败坏。经常,病被用来比喻罪恶,最后隐喻取代了疾病的真正意涵,癌症患者有双重不幸,除了身体的病痛外,还要背负这个社会最黑暗的想像。

甚而,病人被病所取代,因此结核患者就是不适应社会的人,而癌症病人则被视为人生的失败者。如拿破仑、前美国总统葛兰特、罗伯塔夫特等,都是在英雄末路、仕途失意后才得到癌症,失败就形同是他们另类病因。

即使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样的偏见仍然生猛有力,失意政客总是容易生病、尤其是得癌症;同样的,老公外遇的女人,也是病魔的最好目标,坊间还可以发展出一套心因逻辑,长期嫉妒郁积,不正是肿瘤的形貌吗?

病即是罪的观念根深蒂固,生病的人总是哪里错了,过去可能要背负道德恶名,现在则背负生活不检点的压力;不少壮年得癌症的人愤愤不平,「为什幺是我,每天生活正常,既不吃垃圾食物,更不纵情烟酒,凭什幺是我得癌症。」

相反的,如我辈这般,不是日夜颠倒、就是暴饮暴食,绝对不敢如此理直气壮,如果有幸「倖存」,只能暗暗窃喜,「死神又被我骗过一次」。实情是,罪恶感深埋我们体内,时时刻刻警醒,深恐癌细胞这个异形,即使在熟睡时刻,仍然一点一点的自我增生。

在我们习以为常的成见中,病与罪纠结难解,桑塔格强调,她的目的在反诠释,也就是让癌症回归原貌,就只是病,但不是诅咒、不是惩罚,当然更不是罪;因为,我们赋予疾病过多的想像,甚至无法冷静的看待治疗,对生病的人是二度伤害。这次的锦安里事件不但提醒了常识的重要,也是一次反诠释的机会。

(中国时报)


上一篇:我有话说-北宜直铁与平价住宅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上一篇:我有话说-北宜直铁与平价住宅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2002-2019 2628彩票注册链接_2628彩票开户地址 版权所有